<noframes id="pfzzz">

<form id="pfzzz"></form>
<noframes id="pfzzz">

    第三方帳號登錄

    第三方帳號登錄

    使用郵箱登錄

    找回密碼

    全站搜索 傳播新資訊,發掘源創意!

    UI《S》打破紙質書質感優勢邊界的嘗試

    2018-06-04  6139

    當人們不再耗時費心爭論“電子書是否會淘汰紙質書”時,兩派都更專注摸索如何在自身載體打造跟多不同的閱讀體驗。

    《S》是 J.J.艾布拉姆斯(《迷失》導演)和道格·道斯特對紙質書的質感優勢的一次實驗:一本古著上標滿了不同人的讀書和交流筆記,其中還夾雜著大量做舊報紙信件等附件,邀請讀者解開謎題,簡直就將紙質書閱讀和動手的欲望都滿足了。

    《S》和書中夾的附件

    而在電子書一端,熱衷于講故事的人也在探索電子閱讀的可能性,Ambient Literature 項目也是這些探索者中的其中一員。

    正如名字所示,Ambient Literature 項目嘗試利用手機這個載體,將(和純文字閱讀不同的)環境氛圍感融入文學作品中。這個項目由西英格蘭大學、巴斯思巴大學、伯明翰大學和 Calvium 公司聯合推進,為期兩年,如今已經進入收尾階段。

    Ambient Lit 提供了三個故事,試體驗閱讀了其中一個故事《Breath》。

    《Breath》的故事主人公 Flo 能和鬼溝通。一直以來,Flo 努力想和逝世的母親聯系,但都不成功,反倒是其它鬼成天來騷擾她。

    除了直接把一本電子書放到手機里,怎樣才能打造智能手機上天然的閱讀體驗?

    Kate Pullinger 說道,她是故事《Breath》的作者,并希望通過這個故事實驗一種新的閱讀體驗。

    打開首頁,你會發現,除了展示故事名和作者信息外,網頁還會建議你使用手機閱讀這個故事,并向你請求調用手機攝像頭和讀取地理位置信息。

    正式開讀。故事每頁只有一小段話,你可以通過左右滑動屏幕翻頁,讀起來很輕松。

    我媽媽不肯和我說話。所以我和你說好了。

    第三頁寫道。同時,察覺到頁面右上角的一點粉紅,稍微翻動手機,粉紅色的區域隨著移動改變,并逐漸展示:

    我在這里。就在你身邊。我在努力和你溝通。你能感受到我嗎?

    這些不時出現在白色頁面上的色塊,記載了幽靈對 Flo 說的話,讀者需要通過移動手機或觸碰屏幕才能觸發。

    除此以外,在閱讀過程中,發現故事還離我越來越近:

    從我能聽到東西,還是個小孩的時候起,我就能聽到他們。仿佛他們一直都在這里,等待著,就和我一起在房間里,就和你一起在廣州市,在我的手機里,在你家里,在我們呼吸的空氣里。

    是的,讀著讀著故事里的幽靈突然就來到我的城市了。

    更糟糕的是,這些幽靈來到我們大廣州還不止,連 Flo 都已經“坐”在一家我附近的餐廳里“看”著我,“就跟在珠江新城茫茫人海中認出你的臉”一樣。

    隨著故事推進,幽靈們的對話頁面的背景,也開始變成了我手機攝像頭前的情景……

    如果筆者按作者建議般,夜深人靜自己在家看,可能真的會被嚇到。但還好我可是大下午在撒滿陽光的辦公室里讀這個故事,而那些原本應該通過圖像暗示幽靈在身邊的圖片就變成了這樣 ↓ ↓ ↓

    更出戲的是,由于是英文故事,所以原本應該無縫結合到故事里的地名都被轉化成格格不入的拼音名,遇到后還得花個幾秒思考甚至搜索一下才能知道說的是哪里。

    撇開以上水土不服的因素來談,《Breath》還是一次挺有趣的電子閱讀體驗。

    《Breath》之外,Ambient Lit 還打造了另外兩個故事:一個是結合了實體書和電子音頻的《It Must Have Been Dark by Then》,讀者通過聆聽 app 中音頻,到達特定地點,根據指示翻開實體書,可閱讀和這個地點相關的故事。

    《The Cartographer’s Confession》的敘事同樣基于地址位置信息。讀者下載了 app 后(僅限在倫敦使用),可開始聆聽一個基于倫敦的虛構小說。

    而在 app 的引導下,讀者可在倫敦市的不同地點,看到在該地點拍下的歷史照片,伴隨著不同的人物故事。

    看下來,這些實驗性的小說,在某些程度上,已經開始變得“不像書”了。數字生活家們也許會覺得它們更像游戲,只是它只講究體驗和過程,不說輸贏不記分,但對小說這個藝術形式有什么意義?

    伍爾夫和喬伊斯在文學上的實驗(意識流寫作),對于文學這種形式的可能性(它能做什么)的塑造非常重要。

    這些實驗作品,就算不是所有人都讀過,也沒所謂。只要它們的存在,能讓一部分遇到它們的人感到興奮不已,并嘗試將它們結合到自己的創作中,那就足夠了。

    Matt Hayler 說道,他是伯明翰大學的講師,同時也參與了 Ambient Lit 項目。

    而無論是 Ambient Lit 的跨媒介敘事嘗試,還是像 Britt Iversen 一樣用區塊鏈來寫書,或是用 Google 街景作為敘事機制,這些都是作者用這個時代的技術產物創作和打破邊界的嘗試

    當新媒介那股新奇勁在越來越多人應用的情況下消逝后,“它就會成為人們可以利用的東西。它就會成為當今寫作的一部分?!?




    誠邀設計同行分享干貨、文章、報告等
    投稿請發郵件 yaqi@gewuer.com
    新聞報道及人物專訪 804509071
    0   4570

    文章評論(0)

    發 表
    裙子底下真空h揉搓小雪

    <noframes id="pfzzz">

    <form id="pfzzz"></form>
    <noframes id="pfzzz">